<big id="ku1yr"></big>

  • <noscript id="ku1yr"></noscript><menu id="ku1yr"><bdo id="ku1yr"></bdo></menu>
    <blockquote id="ku1yr"><menuitem id="ku1yr"><cite id="ku1yr"></cite></menuitem></blockquote>

      1. <noscript id="ku1yr"></noscript>
        <meter id="ku1yr"></meter>

         首頁 >> 哲學 >> 馬克思主義哲學
        《資本論》與“時間”的生命政治
        2021年06月08日 11:02 來源:《天津社會科學》 作者:許恒兵/許迪 字號
        2021年06月08日 11:02
        來源:《天津社會科學》 作者:許恒兵/許迪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Das Kapital and the Life Politics of Time

          作者簡介:許恒兵,國防大學政治學院馬克思主義理論系教授;許迪,國防大學政治學院馬克思主義理論系副教授。

          原發信息:《天津社會科學》第20206期

          內容提要:??碌纳螌W研究指認了現代社會人的生命時間遭受控制的重要事實,從而確立了現代社會權力分析的重要視角,即“時間”的生命政治視角。從這一視角出發閱讀《資本論》,其中,馬克思基于資本生產關系中的勞動力生產和再生產過程的分析,既發現了資本增殖的秘密,同時揭示了資本控制和安排雇傭工人生命時間的特殊方式,并由此體現出與“時間”的生命政治的聯系。資本增殖的秘密在于控制和榨取工人的生命時間,這不僅體現于資本借助于其人格化的代表資本家在組織生產的過程中采用一系列技術手段侵占雇傭工人的生命時間,而且體現于資本通過工場手工業分工和機器體系的方式使得勞動力從屬于自身,并以自己特有的“技術規律”和運動節奏對工人的整個生命時間進行支配,從而表現出現代社會以“死勞動”特有的時間節奏支配乃至改寫“活勞動”的生命時間節奏的生命政治效應?!顿Y本論》由此揭示了現代社會“時間”的生命政治,而且規劃了人的生命時間解放的路徑。

          關鍵詞:《資本論》/生命時間/生命權力/生命政治

         

          基于對刑罰體系的譜系學考察,??掳l現資本主義權力體系和刑罰體系中導入了時間因素,即對于犯罪者不再進行直接的肉體或財產懲戒,而是從自由時間的量的方面予以回應,讓其付出“一定的自由時間”作為犯法的代價。??旅翡J地發現,現代社會基于時間的懲罰體系同樣彌漫于資本主義生產體系中。雇傭工人通過出賣自己的勞動力換取工資以維持自己的生存,而“在工資—形式背后,資本主義社會的權力形式主要體現在對人們的時間的掌握:在工廠掌握工人的時間,計算時間分配工資,控制工人的娛樂、生活、儲蓄和退休等。權力通過管理時間從而控制時間的全部使用方式,在歷史上、在權力關系方面,使得工資—形式的存在成為可能”①?;诟?隆皶r間”的生命政治視角解讀《資本論》,馬克思基于資本生產關系的視角,揭示了資本生產關系的生產和再生產過程既是資本不斷增殖的過程,同時也是“勞動力再生產”的過程,而“勞動力再生產”既是雇傭工人肉體再生產的過程,同時也是資本對雇傭工人的生命進行權力規訓的過程。對于資本而言,“時間就是一切,人不算什么;人至多不過是時間的體現”②,因此,這種身體的規訓之實質乃是時間的規訓,即資本借助于其人格化的代表資本家采用各種技術手段對工人的生命時間進行控制和安排,并在使勞動力從屬于自身的前提下以自己特有的技術規律和運行節奏支配“活勞動”的運動節律?!顿Y本論》由此揭示了現代社會“時間”的生命政治。

          一、“勞動力”與“時間”的生命政治之發端

          在??驴磥?,“時間”的生命政治發端于現代社會,而其前提就是將勞動者的生活時間組成“勞動力”??疾鞕嗔κ?,“時間乃是懲罰的操作者”③,早在傳統社會彰顯“君主權力”的刑罰體系中,時間因素已介入其中,但與古代社會之“君主權力”“讓你死”的特質相匹配,其對時間的征用方式體現為“一種折磨的時間”④。與此不同,現代社會的“生命權力”改寫了在肉體懲罰中征用時間的方式,即讓時間變成“協力改造的時間”⑤。一方面,對于犯罪者,通過法律強制的方式讓其付出一定的自由時間作為犯法的代價;另一方面,通過采用嚴格的作息時間表、嚴密的禁律和義務規定、不斷的監督和訓誡以及一整套“勸善”“改惡”的方法日復一日地控制犯人,以求達到改造犯人的目的,這體現了現代社會生命權力“使你生”的歷史特質。??旅翡J地發現,正是生活時間和政治權力關系,使得我們能夠解析犯罪懲罰制度和勞動紀律制度的聯系,現代社會“對時間的懲罰,和通過時間進行的懲罰,就是在工廠的時鐘、流水線上的計時器和監獄的日歷之間體現出的這種連續性”⑥。??掠纱藢⑿塘P體系中的基于時間懲戒的權力視角引入工業生產體系中,進而區分了在傳統社會和現代社會中施之于人的生命時間的權力運作的差異,即“封建社會的問題主要是通過行使統治權,保障抽取年金;而工業社會的問題主要是通過工資購買的個人時間,以勞動力的形式納入生產機制。因此,雇主購買的不是空虛的時間,而是勞動力。換句話說,是把個人的生活時間組成勞動力”⑦。其中,現代社會之“時間”的生命政治運作的關鍵在于,將工人的生活時間組織成為勞動力。在他看來,“人類的時間和生活在本質上并不是勞動,而是樂趣、快樂、休息、需求、瞬間、偶然、暴力等。然而要把這些爆炸式的能量轉換為連續的生產力,持續地供給市場”⑧,即出賣給資本家,這種出賣的結果就是,勞動力所內涵的“生產的潛力”及其展開轉變為服務于資本增殖的手段,即“通過一系列政治技巧和權力技巧,人們的肉體和實踐變為了勞動時間和勞動力,可以被確實有效地運用于轉化成利潤”⑨。

          雖然馬克思在人的本質理解上與??麓嬖谥町?,即在一般歷史觀的層面上,馬克思將勞動視為人的本質。但具體到資本生產關系中的人的勞動而言,馬克思通過對勞動異化的批判,顯然拒斥將雇傭勞動視為人類學意義上的人的本質,并與??乱恢?,馬克思也將勞動者轉變為勞動力及其在資本關系中的生產和再生產視為現代社會施之于人的生命時間的權力運作的前提。對于馬克思而言,勞動力絕不只是一個經濟學的概念,更是一個社會歷史概念,勞動者與生產資料分離并轉變為勞動力,意味著一種特定的生產關系即資本生產關系的產生。資本生產關系使得資產階級社會與傳統社會區別開來,在這種區別中,同時內涵著其征用勞動者生命時間的方式的差異。馬克思指出,“使各種經濟的社會形態例如奴隸社會和雇傭勞動的社會區別開來的,只是從直接生產者身上,勞動者身上,榨取這種剩余勞動的形式”⑩,而剩余勞動就是勞動者在滿足維持自身的存在所必須付出的“必要勞動時間”之外的“剩余勞動時間”所完成的勞動,因而榨取剩余勞動的形式不同,實質上就是榨取勞動者生命時間的一個構成部分即“剩余勞動時間”的方式的不同。正如下文將要指出的,這種榨取同時會擴展到對雇傭工人的整個生命時間的控制。

          具體來說,資本生產關系的確立過程既是勞動者與生產資料發生分離而轉變為勞動力的過程,同時又是勞動者從古代社會的人身依附關系中解放出來的過程。這種分離和解放的結果就是,勞動者成為“自由勞動者”,從時間的角度來看就是,勞動者成為自己的完整的生命時間的支配者,正是這種“支配”關系使得勞動者“自由地”出賣自己的生命時間成為可能。而在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無論是奴隸還是農奴,由于他們對主人的人身依附關系——這種依附關系由外在于經濟的政治強制予以保證,他們的生命時間也隨同他們的身體而隸屬于主人。在典型的封建社會中,農奴雖然有自己的生產資料,比如一小塊土地,但在受經濟之外的政治強制下,他們仍需將自己的生命時間的一部分拿出來為地主服務——這種服務或者如??滤f的通過年金的方式,或者是通過徭役勞動的方式等,并由此獲得耕種一小塊土地的權利。就此而言,在封建社會中,必要勞動和剩余勞動在時間和空間上是分開的。而在資產階級社會,這種界限消失了,“工人終生不外就是勞動力,因此他的全部可供支配的時間,按照自然和法律都是勞動時間,也就是說,應當用于資本的自行增殖”(11)。不僅如此,封建社會對剩余勞動的剝奪是由政治和法律制度所定義和確保的權力來保證的。而在資產階級社會,這種剝奪則從政治上的強制主要地轉變為經濟上的強制,即由于喪失了生產資料,雇傭工人必須將自己的生命時間出賣給占有生產資料的資本家。只是從商品交換層面來看,雇傭工人似乎是自己的生命時間的主人,但首先,這種交換本身是經濟強制的結果,因而所謂的雇傭工人對時間的支配權只是暫時的、表面的。更為重要的是,一旦工人將勞動力出賣給資本家而并入資本生產過程,雇傭工人就會徹底喪失對自己的生命時間的支配權,從工人成為勞動力的那一刻起,其生命時間如何安排、如何規劃,將由與工人的雇傭勞動相對峙的資本及其人格化的代表資本家來控制和安排。

          ??轮赋觯骸耙再Y本積累為特征的經濟結構具有把個人勞動力轉化為生產力的屬性,而在此之前,權力結構以托管的形式把生活時間轉化為勞動力”(12),即“為了讓能夠把生活時間轉化為生產力的強制力得以介入,工業社會的詭計就是重拾監禁窮人的舊技術。在古典時期有人通過懶惰、流浪、暴動等活動逃避統治權在地域上的管理,這是一種把他們納入管理并將其消滅的辦法”(13)。在馬克思看來,勞動者向勞動力轉變的歷史過程,實際上就是通過暴力手段使勞動者的生命時間服從于資本生產體系的過程,因而隱匿著“時間”的生命政治。正如馬克思在考察資本原始積累時所揭示的,為了迫使被拋出原有的生命時間軌道的勞動力適應新的狀態,避免他們大批地轉化為乞丐、盜賊、流浪漢——對于資本而言,這種轉化無異于時間的浪費,各種針對“勞動力”肉體的法律和刑法被制定出來,如鞭打、監禁、割耳甚至處死,因而這個過程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載人人類編年史的”(14)。

          資本家購得勞動力以后就將其并入到生產資料中開始組織生產。資本生產的結果是雙重的,即一方面實現了勞動力的再生產,即在必要勞動時間,工人創造出與資本家支付的工資相等額的價值,用其換取生活資料以維持自己及家庭成員的肉體生存;另一方面則實現了資本價值的增殖,即資本家無償占有雇傭工人在必要勞動時間之外的剩余勞動時間中所創造的價值。對于資本而言,它“只有一種生活本能,這就是增殖自身,創造剩余價值,用自己的不變部分即生產資料吮吸盡可能多的剩余勞動”(15),這就擺脫了古代社會主要追求使用價值所受的需求范圍的限制,并催生出對剩余價值的無限貪欲,而由于剩余價值是由雇傭工人在必要勞動時間之外的剩余勞動時間創造的,因而這種貪欲同時又體現為無限度地延長剩余勞動時間,對于資本而言,“贏得時間,就是贏得一切”(16)。從雇傭工人生命時間的構成上來看,剩余勞動時間作為其中的一個部分,是相對于必要勞動時間和生活時間而言的,因此,為了最大限度地榨取剩余勞動時間,資本必定會采取各種權力技術對雇傭工人的必要勞動時間和生活時間展開控制,因而體現出面向工人的整個生命時間的生命政治??傊?,現代社會“時間”的生命政治發端于勞動者向勞動力的轉變。

          二、資本家的權力技術與生命時間的侵占

          對于權力和生產模式的關系,??律羁讨赋觯骸皺嗔κ悄撤N保持或再復制生產模式的方式:權力總是服從于生產模式,在歷史上,至少在分析方法上(analy-tiquement),生產模式是先于權力的。所以,權力不能被簡單地理解成是生產模式的保障,也不能認為是權力允許建立生產模式。其實權力是生產模式的構成要素之一,并且在其核心部分運轉”(17)。其中,在資本積累體系中,“權力對時間的控制也是不可或缺的”(18),這種權力歸根到底體現為資本的權力,并首先顯在地運作于資本之人格化的代表資本家所采用的一系列技術手段之中,它服從服務于資本增殖運動,發揮保障資本最大限度地侵占雇傭工人生命時間的作用?!百Y本是死勞動,它像吸血鬼一樣,只有吮吸活勞動才有生命,吮吸的活勞動越多,它的生命就越旺盛”(19)。在無限度追求剩余價值的驅使下,資本家總是力圖將雇傭工人的勞動時間延長到極致,“在一晝夜24小時內都占有勞動,是資本主義生產的內在要求”(20)。

          但是,資本家延長雇傭工人的勞動時間會遇到一個最高界限,即由勞動力的身體和道德約束的界限,但這兩個界限有著極大的彈性,從而為資本的權力運作留下了空間。在“時間的原子就是利潤的因素”原則支配下,資本家絞盡腦汁“逼迫”雇傭工人犧牲滿足自身物質的、社會的和精神的需要的時間,它“零碎敲打地偷竊”工人的吃飯時間和休息時間,“讓生活時間服從于生產時間上的機制和過程”(21);它將工人的勞動時間延長至夜間,徹底模糊了晝和夜的界限,以致需要運用真正學究式的聰明才能對兩者作出“有判決力”的解釋,等等。正如馬克思所描述的,資本家像狼一般地榨取工人的生命時間,不僅突破了工作日的道德極限,而且突破了工作日的純粹身體的極限,“它侵占人體的成長、發育和維持健康所需要的時間。它掠奪工人呼吸新鮮空氣和接觸陽光所需要的時間。它克扣吃飯時間,盡量把吃飯時間并入生產過程本身,因此對待工人就像對待單純的生產資料那樣,給他飯吃,就如同給鍋爐加煤、給機器上油一樣”(22);它徹底顛倒了勞動時間和休息時間的關系,即不再是“勞動力維持正常狀態決定工作日的界限,相反地,是勞動力每天盡可能達到最大量的耗費(不論這是多么強制和多么痛苦)決定工人休息的界限”(23)。這種無限榨取使得在古代社會只是例外形式的“過度勞動”變得經常,其中的殘忍程度,甚至比西班牙人對美洲紅種人的暴虐有過之而無不及。

          資本家在強制性榨取工人生命時間的進程中,始終伴隨著工人階級爭取縮短工作日的抵抗和斗爭,“在資本主義生產的歷史上,工作日的正?;^程表現為規定工作日界限的斗爭,這是全體資本家即資產階級和全體工人即工人階級之間的斗爭”(24)。但是,這些界限和抵抗都是與體現資本本性的資本家意志相違逆的。此外,資本家對工人尤其是兒童和婦女的生命時間的盲目的掠奪欲,“使國家的生命力遭到根本的摧殘”(25),當時德法兩國士兵身高的降低充分說明了這個問題。這促使資本家和地主統治的國家開始通過立法對工作日進行強制性限制。這些抵抗和限制促使資本家變換方式更加巧妙地剝奪工人的勞動時間。為了逃避工廠勞動法的監督和制約,資本家發明了一種讓工人在不固定的時間點交替式輪換的制度,通過給不同的工人規定不同的吃飯、工作乃至休息的時間,從而造成了每個工人的復雜賬冊。這個制度不僅使工廠法的精神和條文落空,而且還迫使工人的休息時間變成了強制閑逛的時間,并迫使其在輪換的時間縫隙中抓住零碎的時間把飯吞下去。作為這一制度的更為廣泛的生命政治結果在于,資本由此進一步強化了雇傭工人生命時間之質的特性被消弭的結果。正如羅薩所分析指出的,“倒班制工作似乎是時間在資本主義經濟中保持沒有特性的這個事實的自然而然的結果,在這里時間無論是在白天還是晚上,無論是在夏天還是冬天,都以同樣節奏前進”,也就是說,資本徹底取消了“工作時間和休閑時間,禮拜日和工作日,開放時間和關門時間,發送時間和發送間歇,簡言之:取消可支配的時間和不可支配時間”,并最終形成了“‘沒有特性的’、永恒的同步時間”(26)。

          ??抡J為,“19世紀讓資本積累實現經濟革命不能與馴服的肉體的產生相分離”,并稱其為“管理積累的方式”(27),包括“作息表、集體訓練、練習、完整而精確的規訓”(28),由此,紀律代替了傳統社會的公開的暴力處決和統治。對于紀律約束方式的產生過程,馬克思分析指出,資產階級社會“物質生產方式的改變和生產者的社會關系的相應的改變,先是造成了無限度的壓榨,后來反而引起了社會的監督,由法律來限制、規定和劃一工作日及休息時間”(29)。在??驴磥?,通過時間表來控制人的活動是一項古老的遺產,其嚴格的模式首先是由修道會提供的,首先在軍隊中得到運用,并很快為資本家引入工廠體系之中。這項技術的特點就是對時間進行精細的劃分,并形成嚴格的時間紀律規范,如“鐘聲敲響后,若工人遲到超過一刻鐘……”“上班時,若請假超過五分鐘……”“凡不準時工作者……”(30),等等,從而形成了“按照軍隊方式一律用鐘聲來指揮勞動的期間、界限和休息的細致的規定”(31)。為了確保這些規定的有效落實,資本主義以其特有的專制形式設置專職于監督工作的經理和監工,以資本的名義進行指揮和監督,其根本目的就在于造成一段充分利用的時間,即“人們還設法確保時間使用的質量,如不斷的監督,監工的鞭策,消除一切干擾”(32),以此盡可能確保在“工作時間”肉體能夠“自始至終被投身其中”(33)。這種紀律規訓和監督伴隨著資本拓展的全過程,并成為“積累和使用時間的機制”(34)。

          資本家無論是以巧取豪奪的方式竊取工人的“生命時間”,還是通過制度和紀律規范工人的行為并由此造成勞動時間的變相延長,都是在資本趨利本性的驅使下所采用的權力技術,都體現了資本施之于人的生命時間的權力拓展。除了這些顯在的權力技術,正如馬克思所揭示的,伴隨著資本生產方式的不斷發展,資本開始以自身的運作方式支配雇傭工人生命時間,并輔之以顯在的權力技術手段。

        作者簡介

        姓名:許恒兵/許迪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_A片动态图_人妻 熟女 有码 中文_黄动漫视频大全视频 肉感妇BBWBBWBBWBBW|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免费在线观看| 男人J进女人P免费视频| 国产高清在线看AV片| 国产三级在线观看播放视频| 朝鲜女人大白屁股ASS| 啪嗒啪嗒的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美女脱18以下禁止看尿口|